一粒小米故事中的Gaga
神靈橋故事中的Gaga   成年禮故事中的Gaga   一粒小米故事中的Gaga   創生故事中的Gaga  

一粒小米故事中的Gaga

泰雅爾族有一則故事這樣敘述:

  以前Tayal以種小米維生,只需要一粒小米經過煮熟之後,就可以煮一大鍋米飯可以使全家人食用,而且只要種幾株就可以食用到一年,所以以前工作時沒有那麼幸苦。可是有一天,一位年輕人從山上工作回來,肚子很餓幾乎快要昏暈過去,因此到家中knyaw(煮飯的地方)煮飯。這位年輕人認為一粒米可能不夠他吃,就不管那麼多把一碗的米倒在鍋中,沒有多久米飯都滲出滿地。從此之後Tayal必須努力耕耘才有米飯可以吃,而且煮飯時必須要三、四碗的米飯才可使全家吃胞。

註:本故事取自(多奧.尤給海、阿棟.尤帕斯,《Pin'aras ke'na bnkis Tayal》,新竹: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泰雅爾中會母語推行委員會,1991.8.,頁22.)

  這一則故事所要表達的意義,是族人生活的公約,這個公約乃是祖先從Utux kayan那裏得到啟示,違反不得,只煮一粒米就可以吃飽了。若大量的煮,不但將會失去一粒米可餵飽全家的效益,而且也可能因此必須煮二、三碗的米,才餵飽家人。


搗米的杵與臼

  米飯可以說是族人生命的延續,沒有米飯也就沒有生存可言。在故事中的這一位年輕人,因為肚子餓昏了頭,認為一粒米無法使他填飽肚子,於是貪心的把一大碗的小米倒在鍋中。可是在這些過程中,這位年輕人已不遵行團體生活的規範了。之前,他可以不必早出晚歸的到山上工作,也不需要很辛苦的開墾來種那麼多的小米,只要幾株的小米苗及小小塊的地就可使他享用好幾年的時間,而且在煮飯之前也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清洗一粒米。可是,他卻是在共同的生活規範裡面,違反了Tayal生活中的Gaga。最後不單單使米飯滲出來,並且也沒有飯可以吃,甚至還浪費Utux kayan白白的恩典,同時讓族人從此必須要早出晚歸努力的耕種,才有米飯可以吃,甚至有的家中因人口數多而經常缺乏米飯。

  其實我們可以說Gaga就是生活規範,是在維續泰雅爾族和諧的社會,不管有的族人因為在Pinsbkan人數增多,必須分散到其他的地方居住,可是Gaga不會因此而離開族人的生活。泰雅爾族的Gaga可分為神靈(Utux na Mrhu)的Gaga,和有祖先(Utux na bnqis)的Gaga。按Tayal對Gaga的信仰,遵守祖先的Gaga就是在遵守神靈(Utux na Mrhu)的Gaga。本土神學家也是泰雅爾族的布興.大立牧師從「編織的上帝」一書中所提有關此論述提出自己的詮釋說這兩者之間是唯妙唯肖的關係,又重新的把一些學者對泰雅爾族的Utux之錯誤做一釐清,如下的結論:

  實際上,在Tayal的語言文化裡兩者是明很鮮明的分際,稱神靈或神的靈為「Utux na Mrhu」,祖靈為「Utux na bnqis或Utux na mrhx raran」,換言之,神靈之後面加上bnqis或raran之名詞時,即指祖靈。這樣的語言文化,非常有意思的,它在表明祖靈是由神靈而出的,沒有神靈就沒有祖靈,就像bnqis與mrhx raran假使沒有Utux之字在前頭,就不能成為活的祖靈。概言之,此意義表明祖靈由神靈而出,也靠著祂而存活,所以Tayal非常的敬畏神靈,也很順從長輩尊敬祖靈。

  就此意義來說,泰雅爾族生活的點點滴滴,都出於Utux na Mrhu,也因為有他的眷顧,才能讓我們活在有規律,過著彼此尊重、彼此分享與分擔的族群生活,並且四季五穀豐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