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傳說


多納溫泉的趣聞 射日勇士 結婚盪鞦韆的由來
鬼湖情戀 黑米的由來

多納溫泉的趣聞

  高雄縣茂林鄉的多納村,早期以溫泉聞名全省,值得一提的是,它隱藏了非常有趣的傳聞「多納溫泉的由來」,內容非常傳奇,增添了溫泉趣事。

  據傳說:在很早以前,有一單身、頭髮已半白的老先生,在山裡頭養了二頭肥碩的豬。後來村子裡有二位老婦女,看中了老先生養的豬,於是想了一個妙計,主動向老先生提議說願意嫁給他。老先生聽到有人願意嫁給他,當然非常高興,於是依照傳統結婚的習俗,殺了自己養的豬慶賀。到了入洞房的一夜,老婦女藉佈置洞房為由,先吩咐老先生在外面等進入洞房,一逮到好時機,老婦女便從洞房的小窗口,帶著已殺的豬逃跑,騙走了老先生養的豬。老婦女在逃跑的途中,深怕老先生追上來,於是在涉過一個溪流後,故意在溪流小便,以防止老先生追趕上來,結果整條溪流的水熱起來,非常的燙,從此多納溫泉就這樣誕生了。

射日勇士

  很久很久以前,萬山村的天空有兩個太陽,照得人們昏昏欲睡,但又熱得睡不著覺,頭目很煩惱,不知怎麼辦才好。有兩個勇敢的孩子決定帶著弓箭,去將一個太陽射下來,替大家去除禍害。

  終於,一個太陽被射了下來。氣候就不再那麼地熱了,但是兩個孩子其中一個死了,只剩一個孩子活著回來。活著的那個小孩。拖著疲憊的步伐回到了萬山村時,已成了一個沒有牙齒,頭髮也白了的老人。

  村人很關心地問:「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回來?」「他犧牲了!是被射下來的太陽燒死的。」活著回來的人說道。大家都感到非常難過,但這一個英勇事蹟深刻地留在每一人心裡,並且為後代子孫傳頌下來。


結婚盪鞦韆的由來

  在魯凱族某個村裡,有一位男生叫馬庫路,有一位女生叫泰娜谷勞。有一天,他們想用葛藤來做鞦韆玩,便上山去採藤,他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條很粗的籐,帶了回去做了鞦韆。

  做好了鞦韆,兩人便玩起鞦韆,老袓母看了,便勸告說:「妳不要上鞦韆,不小心會摔死喔!」,「只盪一下就好,馬庫路路辛苦做了半天才做好的鞦韆,不盪他會失望的!」泰娜谷勞說完便開始盪鞦韆,馬庫路在一旁幫她推著,突然藤條斷掉了,泰娜谷勞摔了下來,變成了榕樹,而馬庫路則因為傷心過度,也變成了榕樹。這就是結婚時盪鞦韆的由來。


鬼湖情戀

  巴冷是魯凱族「阿巴柳斯」家族的公主,臉兒圓圓像月亮,歌聲十分的婉轉,連飛舞的蝴蝶都會停下來聽。巴冷的雙手很靈巧,織布的時候,老祖母總是讚美她的手巧,個性活潑、聰明、善良,對感情秉持著純真與執著的態度。巴冷常常在夕陽斜照的時候,看著山上收工回家的婦女,頭上頂著竹籃,唱著歌走回家,巴冷學著他們的歌聲,讓回音充滿雲霧朦朧的山谷中。

 

  有一天,好奇的巴冷,突然想跟隨耕作的婦女們上山,卻在蔓草叢生的林子迷路。走著、走著,聽見遠方傳來一陣神秘的笛聲。巴冷被吸引著,不自覺的來到了鬼湖湖畔,邂逅了阿達禮歐。他是神秘的百步蛇靈,是魯凱族人心目中的祖靈,所以和人類有點距離,個性冷酷、沈默寡言。在兩人慢慢產生感情的同時,也因此改變了兩個人「永遠」的命運。 從此以後,巴冷常常到山裡去會蛇郎,在那深山山谷中,他們對唱的歌聲,連鳥兒都沉醉,寄生在樹上的蘭花也微笑。愛上巴冷的阿達禮歐在月光下向巴冷承諾,一定會以最正式的方式向巴冷的父親朗拉路提親。

  在提親那一天,巴冷的門外,來了一群人,其中的長老高唱求婚的歌。巴冷眼中俊秀的阿達禮歐與龐大的提親隊伍,巴冷家族的人怎麼看,都是一尾巨大的百步蛇與一群山野裡的飛禽走獸。巴冷堅持一定要嫁給蛇族,巴冷的父親朗拉路不願女兒嫁給非人的百步蛇王,又不願冒犯祖靈,於是提出以神秘的「七彩琉璃珠」為聘禮的條件要求,為了迎娶摯愛,阿達禮歐毅然答應。迎娶的日子終於到了,蛇族浩浩蕩蕩的來到了巴冷的家門口,長老高唱迎親的歌,聘禮一樣也不少。巴冷的家族一一點收聘禮,包括檳榔、青銅刀、陶壺,當然還少不了神秘的七彩琉璃珠,母親含著眼淚,把巴冷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巴冷也因為要離開父母,而依依不捨,最後哭倒在母親的懷裡。

  巴冷公主打扮得像天仙一樣美麗,他的姊妹和兒時的玩伴,都來為她送嫁。她的親姊姊為她洗足,她的親妹妹為她插上百合花,母親為她掛上家傳的琉璃珠,父親高聲唱頌,叮嚀巴冷公主:「記著,我們全族自古正直、誠懇,你不要辱沒了我們的祖訓」父親將巴冷的手交給蛇郎。黃昏時刻,夜幕逐漸籠罩大地,送嫁的隊伍舉著熊熊的火把,巴冷家族護送巴冷來到深山的鬼湖邊,巴冷公主回頭對著家人說:「親愛的爸爸、媽媽,我會守護這個地方,你們來這兒狩獵,一定會有獵物,但是,如果獵物是冰冷的,請不要帶回去。」說完以後,巴冷隨著蛇郎走入湖中,幾天以後,湖邊的岸上長滿了百合花。一直到今天,魯凱族人,尤其是女人,都喜歡在頭飾上,插上一朵百合花,紀念她們心中永遠難忘的巴冷公主。


黑米的由來

  傳說中有位婦人揹著嬰孩到田裡除草,順便挖些地瓜、芋頭帶回家。她為了方便,把嬰孩放在搖籃裡,留置工寮便去工作。沒多久聽見嬰孩的哭聲,但婦人不加理會,反而拼命的繼續工作。一直到中午的時候,只見那嬰孩哭得更厲害了,而婦人卻還不理會,她對嬰孩叫說:「忍耐一下!馬上來餵奶了!媽媽只剩下一行就除草完了。」於是繼續拼命工作。不一會兒,嬰孩的哭聲停下來,那位婦人懷疑又困惑,於是停止她的工作,並往工寮走去。打開搖籃一瞧,搖籃的嬰孩不見了,裡頭放的是一塊橢圓形的石頭。那婦女既緊張又害怕,她試著叫嬰孩的名字並且尋找,但是沒下落。

  她傷心又難過的回部落,並把發生的事告訴家人。當晚入睡時就夢到一個奇怪的夢,有一位托夢者說:「我是住在pelepelengane深潭裡的神明,妳的嬰孩哭的太厲害,所以我暫時帶回去扶養,等到妳的孩子長大成人,我會讓妳們見面。但是我有條件:你們必須與我們共同合作開墾,但當我們工作時,你們是看不到我們的,只有憑著石椅的多寡或耕作的行數來曉得我們有幾個神明來。」果真如此,每次農耕工作時只有看到田裡的雜木或雜草很快的被清理,卻看不到水神的身影。經過了半年的光景,一大片的小米田竟然長出黑色小米,小米成熟之後就收割,神明和婦人的家人分配著這些收的小米,神明揹走小米時,婦人一家人只見那一堆一堆的小米在半空中飄向深潭裡去。

  日子很快的過去,而神明與婦人約定的日子也到,當年失蹤的嬰孩果真出現在多納部落的頭目家旁邊的一塊大石頭上,據說這位青年長得很高大,容光煥發又英俊的坐在大石頭上。

  黑稻米、黑小米的由來由此傳說而得名,據說黑米這種穀物的種子是神明從pelepelengane的深潭裡帶來的。


多納村特有的黑稻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