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會

家長會                                                                                            作者/歐蜜‧偉浪

 

        傍晚六點,煮好飯菜,喚著正在看卡通影集的孩子們吃飯。哈娜接續昨天的話題,死纏著我一定要參加今天晚上七點,羅浮國小所召開本學期第一次「學生家長會議」。我當著孩子們的面,拒絕出席會議,並誠懇的說明自己不參加的理由:「因為昨天叔叔上山,主持教會青年查經班,一直到深夜一點才回到家。睡眠不到四小時,早上預備早餐;整個白天主導高遶部落土地被外來有錢人(財團)侵佔,叔叔在大太陽下抗議。回到家己經下午四點多了。叔叔身體很累,想說煮好晚餐讓你們吃飽後,再好好的睡覺休息。」

 

        飯桌上,哈娜用半強迫與哀求死纏著我務必參加,此時吉娃斯與哈告聯合加入遊說的行列:「叔叔去啦!參加一下又不會死!叔叔!」要求的聲音不絕於耳,我想乾脆敷衍了事,但又不好欺騙孩子們,讓她們學習不好的性格。又想,不如引開話題,消極面對算了。於是裝著一副嚴父模樣,叫孩子們趕快吃飯,菜都冷了,吃飯時不要太多話等等。一時間,氣氛變得僵硬起來了。

 

       哈娜第一位發難說:「叔叔不參加今晚學校的家長會,我就不吃飯。」大姊吉娃斯與弟弟哈告也一起應和哈娜的意見:「對!我們不吃。」我儼然以為自己還置身白天公所前為部落土地抗議的氣氛呢。我按奈著性子告訴孩子們:「叔叔累了,真的不想參加學校的會,叔叔已經知道,今天晚上家長會只是選舉家長會長與委員而己。將來叔叔都會和學校及家長會幹部們一起關心學校的事。況且叔叔不去,學校也不會記你們過或扣你們的分數。好啦!吃飯吧。」待我說到這裡,哈娜哭了起來,不時的扭轉自己的手指頭,以示抗議與不滿;哈告哼的一聲,頭朝向窗外;吉娃斯卻低著頭,以不滿的臉孔,撥弄著一小卷頭髮。

 

        突來的狀況,令我滿頭霧水,不參加家長會議怎會讓孩子們如此劇烈的反應?真想不出任何理由來,默默的吃著自己煮的飯菜,不被孩子們體諒的不滿的心早己渲染了整個思緒。在這同時,孩子們看到我沉默的樣子,以為我開始退讓了,七嘴八舌的又開始強力說服我參加。心情好煩躁又疲倦,一把無名火衝破了所有的理性與承諾原則,破口大罵孩子們:「這麼不懂事,看你們越來越放肆,對叔叔一點都不體諒。聽好,今晚叔叔就是不參加,聽清楚了沒有。」窄小的鐵皮廚房瞬間靜了下來,而且靜得可怕。因為罵完了,心也才開始恢復平靜的時候,頓時不知要跟眼前的孩子們說什麼話。

 

        就在這時候,哈娜帶著哽咽的聲音,邊哭邊擦拭淚水說:「人家爸爸媽媽都參加了,只有我們沒有。」話沒說完,一轉身跑到自己的小房間放聲大哭,回頭看看吉娃斯、哈告,淚水已掛滿孩子們的臉。

 

        聽著哈娜這一句未完的話,看著眼前掛滿淚水的孩子們,心好痛、好酸,一下子所有的火氣全消散了,替代而來的是慚愧、羞恥與無知,誠如犯錯孩子般的心情瀰漫心頭。為彌補方才的無知與粗暴,決心調整好自己的情緒,親切的拍著孩子們的肩膀說:「 OK !叔叔參加就是了。」講到這裡,率性的吉娃斯與哈告一下子臉龐展現出快樂的微笑,老么哈告自然的抱著我,不時的親吻我的臉。躲在小房間裡的哈娜,不知什麼時候哭聲己停止了。

 

        在匆忙與繁雜的「大人世界」裡,相較之下孩子們的想法實在單純多了。即使這三位無父母在旁隨時關心照顧,由一位生手的叔叔面對他們每日生活起居和心情起伏,雖在有意或無意中會傷害孩子們的心。只要有一顆願意改變、知錯及單純的愛心,深信任何家庭問題都會解決。在這一餐「心驚膽跳」的晚飯後,獨自走向羅浮國小的人行道上,心情已分不出是喜悅、心酸還是疲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