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水記

尋水源                          作者/歐蜜‧偉浪


  羅浮部落最令住民頭痛的是缺水問題,無論任何大小選舉,參選人一到羅浮部落拉票,百分之百的政見是:「一旦我當選,在任期內,一定替羅浮部落解決飲水問題!」可以想見部落缺水的嚴重性。羅浮部落地勢平坦,交通方便,建商紛紛在該地區建設好多公寓住宅。羅浮部落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容易缺水,於是部落後方高約海拔九百公尺的山林中唯一的山澗,幾乎是所有村民們汲水的重要來源。

  初到羅浮教會服務,教會沒有自來水,連續幾週都用購買的礦泉水煮泡麵來解決三餐。為了方便起見,向長執同工建議購買水管,我們自行上山接水。會友同意後,有三位自願與我一起完成這項工程,彼此決定下週開始動工。在這之前,一位老會友約我隔天先前行上山,勘查地形與水源,確實地點,這樣子,下週大家上山較容易完成工作。

  一早,這位老會友配帶全副武裝 —— 刀子、鋸子等等,我快速的穿戴工作裝一起上山。從羅馬線(羅浮接馬武督的公路)旁進入山林,沿著山澗攀登而上,繞過巨石,穿過竹林與芒刺,有時爬行路線幾乎成九十坡度線。突然沒路走了,眼前是高十幾丈的石璧。問老會友怎麼辦?沒看到水源就沒路了,不可能無功而返吧?老會友輕鬆自在的說:「不要問路怎麼走,泰雅爾族人只要在山林裡,到處都是路。」聽來,以為是老人家向我開了場玩笑,待我回神過來時,老會友己沿著一棵靠近石璧的高大的巨樹爬去,從上端處向我傳話,照著他的足跡走上來。爬了一定高度時,老會友靈巧的抓住一條藤子,雙腳離開樹幹,實實的貼附石璧凸出的地方,利用雙臂與腳力,輕盈的攀到上端。

  一身肉雞的我,為不使老人家笑我是個不重用的泰雅青年,死命的出力,提醒自己,儘量別往下方看,「這只是小事一樁別怕,別怕。」因緊張使心跳加速跳動的聲音與顫抖的雙手腳,導致枝葉傳來沙沙的聲響,活像電影中扣人心弦的情節,緊張萬分的探險片裡的音效。老人挺善解人意的,故意叉開注意力,說: 「 歐蜜,聽到水聲了嗎? 」 深深吸一口氣,試圖平靜自己,確實細小微弱的涓滴聲傳來。緊張的心情頓時和緩下來,慢慢地保持平衡,努力的將肥胖的身驅,往巨石頂處擠著,很快的,老前輩堅固的手伸出來,緊緊握住我的手,好不容易攻頂「成功」。

  滿頭大汗之餘,想趁機偷個賴,從巨石頂的至高處欣賞一下山澗的風景,卻發現一件令我心痛令我生氣的事,就是好幾棵百年巨樹無故被砍倒。經老會友告之才清楚其原因,他說:「因為原住民在外沒有工作了,很多從都市來的原住民到山上找藤心賣,聽說價錢很高。」我再追問老會友,拿藤心就好了,為什麼還要砍樹呢?老會友回答說:「因為藤心通常生在極為陡峭的山璧間,況且藤心本身長有銳利的刺,採藤者為保護自己,絕不會親自爬上去取藤心,在難度較高的地方,都會在藤心的上方處找尋一棵可砍倒的巨樹,以順勢壓低藤心離地面的距離,再予以採集。」了解後,在對於原住民同胞們的處境及環保意識中,產生極大的矛盾。

  帶著先前的低落的心情抵達水源處,環觀四周,將近百條以上大小粗細、顏色及規格的水管,無論是橫的、縱的,都沿著石璧與山澗溝間用綱線吊在山璧兩端,引水下山。我們花了很長的時間尋找未被發現的水源,實在困難重重。原來部落有幾家有錢人,花了大筆的錢,購買七、八英寸的粗水管,佔了主要的水源,引出約十公尺處後,另建造一個水泥製的大、中、小蓄水池。除了粗水管以外,還用無名指細小的塑膠水管挖掘並佔用所有的出水處。

  我們努力的翻動山澗石頭,並挖掘左右兩邊的濕地,一度聽到細小水流動聲,高興且自信的叫老會友上來看, 「 我找到的一處水源。 」 當老會友到我身處時,不以為然的用手上的木杖,撥開層層腐爛的葉子時,從我腳下拉出一條細如無名指般(幾乎相同於病患掛點滴用的管子)的管子,正插在方才聽到細微水聲處。我氣不過,又是哪一家先馳得點了,順著細管而下,又是接到那一家有錢人家的蓄水池裡。更氣人的是,水滿都倒流出來。從老會友那兒得知,水池下方等待的都是原住民住戶,用的水管都是較廉價,天氣一熱很容易生苔阻塞。更奇怪的是,原住民要使用滿出來的水,還要經過這位有錢的商人同意才行。

  這一趟探水源,讓我感受到有錢人的貪得無厭,則貧窮者想盡各種方法,繼續苟延殘喘地面對每一天。

求主施行你的憐憫與公義,叫世人重新得著一顆清潔與飽足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