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戀我的部落

         暗戀我的部落        素伊多夕

    一個午後時分,自桃花園〈未來的家〉準備回住處,途中便要求孩子的父親將我們放下,決定和孩子們徒步回家。

沿路上,只有孩子的嬉鬧聲綴上細微的嚶嘤鳥鳴聲,充塞在部落的天際。寬廣而潔淨的柏油路上,此刻似乎只為他們準備,他們恣意的翻滾在馬路中央,由上而下自由的滾動,他們沉沁在一股放縱又自然的氛圍裡,已無暇顧及有沒有疾馳而來的車,這時候,部落裡是悄息恬靜的。

    沿著山徑而下,路旁長滿了叢叢小花,白的、紅的、黃的,相互穿插萌發。三月間,紅白夾雜的杜鵑花也不甘示弱的盛開著,一不小心馨香透亮的緋紅花瓣從手指間飄落,此刻連飄落竟也是如此的美。鮮紅的櫻果也深情的盼望風起時

,好震顫路人的心。陣陣濃郁的柚子香,瞬間迷漫整個空氣,輕柔的雲海游移於層層峰巒,山藹無法抵禦雲的裙襬,竟也玩起捉迷藏遊戲,格外耐人尋味。感謝上帝賜下這樣的淨土

,在這個小小的部落裡,也許這也是上帝的美意,讓我們從大自然中擴展心靈,尋求更多的生命演奏曲。

    「媽媽,您幸福嗎?」先是一愣,繼而微紅了臉,側看著大兒子一本正經的問道。尋思了一會兒,隨手指著身前的茉莉花,說:「就像茉莉吧!」

    這樣的片刻間,一些無以言喻的思緒飛快的閃過。人生就像平淡無奇的茉莉花吧!看不出他的一點艷麗光華,卻是輕輕柔柔地籠罩大地,他的生命靜謐而美好,一切都浸潤在生命的芬芳與光澤裡。

    偶而駛過破舊而嘎嘎作響的摩托車,車上的主人,搖搖晃晃的駛過身旁,一邊輕輕的唱著歌,一邊還不忘情的打著招呼。路旁的枇杷園,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才發現是隔壁的西濫阿公還在掛念著纍纍的枇杷,小心翼翼的探看著是否已澄紅熟蒂了。

    善良、平凡而樸實就是部落裡的生活寫照。沒有虛假、拐彎抹角、更無須時刻防備,部落就是一個大家庭,有大自然的快樂與寬容,大家努力的走過人生的每一段路,也為生命共同撐起了最美麗的天空。

    就這樣走了二十餘分鐘,卻沒有一點疲憊,相反地,感覺是多麼美好,也許這就是執意要沿迴山路回家的最初緣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