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無題         素伊多夕

    夏日唧唧的蟲鳴聲,尤其是那些知了或紡織娘的抒情樂曲,總能讓我想起一些親切的故事。

    第一次拿起教鞭,我拼了蠻力努力地敎好每一個孩子。口中的訓勉像是劊子手,一次又一次重複著善意的謊言。直到接近中年,才發現時間像是個大石磨,磨來磨去,慢慢的磨,從年少不經事到步入年邁,一路走來,非得把生命最後的餘光榨壓竭盡方可罷手。仔細檢視生命的一點一滴,到最後,將一無所有。〞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                  〈傳道書一章2節〉

    第一次拿起鏡頭,拍攝部落的生活點滴,每一個畫面堆砌的定義不管是平角亦或仰角,每一個角度總有一個清新、散發生命的靈魂。尤其放下鏡頭之後,部落族人開始叨叨絮絮、閒話片斷的述說,原來部落的生命源於在此,嚴然我們已經錯失了許多對於部落的熟識度還有與生俱來的歸屬感,這是個怎樣奇妙的時刻,卻要耗盡四十光景,才讓我對過往生活有了重新的體認以及審思的機會。

    第一次分享成功的喜悅,那是一種不同的生活奧秘。接過學生手中的獎盃,那是要來領受我們應得的一份愛,如何學習認真體會旁人的快樂,以及領受了這份心靈的贈禮,將要如何把謙卑的祈禱裝進這個有形的榮耀,好讓他學習如何信靠神,榮耀神的大能。

    第一次認真思考生命中的不確定,那一夜,我失眠了。滿腦子想著丈夫抵不過命運嚴令的停止,命令我:我要把妳生命的依靠奪去。我又該如何迫切的思慮?如果上帝安排了不尋常的生命邏輯要我按理出牌,那又該用什麼樣的智慧來理解?也許有一天,醫生會心怯地宣布著:自己頭上腦血管正蔓延著異常像腫瘤一樣的東西。類似如此的生命交戰猶如那突來的驚濤駭浪,一次一次的啃噬我的心情。

    第一次抱著最心愛的兒子,一瓣染著白色的柚子花香自小小的掌中掉落。媽媽:『我要把全世界最珍貴的禮物送給您!』稚嫩的小臉輕輕的滋潤了枯竭的心。

    只要我活著,每一天我都要愛著、感受著、分享著、思考著。我的人生珍藏著許多繽紛的故事,有喜、有悲,我要盡情享受著上帝為我量身訂做的珍貴禮物。生命、愛、分享一路無限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