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面的耶穌

紋面的耶穌                                     作者/歐蜜‧偉浪

 

「我們的耶穌是真的,你們信的是假的 … 。」「屁啦!你們教會信的耶穌才是假的啦 … 。」這是某山區原住民部落一所小學校發生的學生吵架事件。兩位小學生分別在真耶穌教會及長老教會參與聚會。

 

今年,台北舉辨一埸「原住民族權利國際研討會」,一位原住民同胞於該論文報告中陳述:「人與土地、祖靈的關係被外來宗教破壞,人與大自然資源的和諧共生的文化關係也被破壞。」

 

百年前,澳洲政府為了「教育、同化、改善」原住民的生活,與教會合作,強制將澳洲深山、叢林、沙漠、不同語言、文化、習慣的各部族小孩集中起來,統一以「英文」讀大英帝國歷史、文化、 禮儀,舉凡衣、食、住、行、育樂及精神信仰,全套為英國版,徹底粉碎各部族原住民之母文化的臍帶關係。

 

以上所言,上帝、耶穌及教會果真是原住民族歷史、傳統社會及文化生活的劊子手?我無法像神學家一樣,可以提供完整的神學分析與解說,僅以個人淺薄、不成熟的生活信仰來分享。

 

傳統泰雅族所敬拜的對象叫 Utux( 烏杜夫 ) ,泛指充滿在天界及地上所有宇宙的「神靈或天神」。可是,泰雅族先人卻叫不出這位神靈的確實尊名來。如同保羅在雅典亞略巴古看到人們正敬拜名為「未識之神」的神尊一樣,於是,保羅清楚、具體的指出這一位神叫「耶和華上帝」。

 

泰雅族認為 Utux 是絕對真理、和平、公義、良善 … 及一切美好的本體,更是賞善罰惡最後的仲裁者。在這樣的基礎上,泰雅族的 Utux 與聖經闡述的這一位「上帝」正是同一位。在這樣粗糙的直述裡,可以證明一件事,就是部落裡發生的人事物等等問題,不是出在「絕對真理與無限的」 Utux —— 上帝身上,問題是出在「有限」的人本身。

 

常同族人談,到底泰雅族 Utux —— 上帝的容貌如何?是西方世界所述的那一位「金髮藍眼的上帝」?還是非洲黑人弟兄所構思的卷髮、黑皮厚唇的「黑色上帝」?還是南美窮困者「手腳長滿了厚繭的上帝」?

 

 

紋面的耶穌圖像 在這裡宣告: Utux 從人類各族群形成開始,便隨時隨地與各民族一起生活、奮鬥、歡樂與哭泣。 Utux 在泰雅族的生命、歷史長河裡,祂是那麼的真實體現。我以嚴肅及敬愛的心,向各族介紹泰雅族的這一位 Utux 是紋了面的上帝。 Utux 對泰雅族來說,是那麼的熟悉及清楚的記憶與存活在數千年至今的每一位泰雅族人生命中。祂是紋面的上帝,祂懂得泰雅語、得麼面(泰雅傳統醃肉)、織布、魯撒(陷阱)、卡朗(部落)、樂嘿晏(土地),如同泰雅族慈祥和藹的父親、母親一樣。

 

為何單純樸實的性格也學會了賄賂買票的勾當、炒地皮當土地掮客欺騙族人,染上偽善、酗酒、毒品、懶惰、自私、認同等等惡習?難道不是衍自於自己民族同胞的心靈與意念的薄弱與墮落嗎!無怪乎,台灣原住民部落漸漸的失去了原味與原貌。

 

前言有人提到「教會是破壞原住民文化的原凶」,我不是為過往「教會」之種種不當行徑來辯護,而是中肯的認為我們忽略了世界原住民普遍所面對的根本性的問題所在。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副主委孫大川先生在一本《變臉中的「印地安」人》書中的序言說到:「以政府的同化政策與強勢的主流價值,透過行政、教育和經濟的活動,由外部往內打造、滲透,最後竟內化成原住民主體世界內部的分裂和矛盾。」針對此一議題,原住民不得不深思。

 

教派是一群人所組成的,重要是要真實體現普世的基督教信仰。否則,教會或教派以人的意向為出發的話,教會不過是結構上的障礙與工具罷了!台灣原住民教會如果只流於意識型態上的爭論及個人得救上的追逐與滿足,而對原住民族部落社區、人民所有議題心存冷漠,那「教會」就是結構性的暴力共犯。

 

請以高度敏銳的心靈在自己族群的生命領域裡,去尋見那位奇妙、慈愛的偉大真神,如同泰雅民族一般,認同那位降世為人的「紋面的耶穌」。

 

1999 8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