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浪‧哈用憶兒時

偉浪‧哈用憶兒時                               作者/歐蜜‧偉浪

 

一個清朗的早晨,我與父親偉浪‧哈用上山工作。果園與我家之間,穿流著清澈如銀帶般的卡拉河。翠綠的山崗,悅耳的鳥聲及隨風飄盪的野花香,是我家的果園。

 

一整個上午,不斷地揮動著鋤頭,汗流滿了臉與背,弄濕了薄衣裳。中午飯後,父親偉浪倚靠在竹造的工寮柱子,手中拿著好幾條細長的藤枝,一邊編著藤籃,一邊與我閒談。父親隨興敘述著他孩童時與部落長老們上山狩獵的許多趣事。說著說著,我突然對父親童年生活感到好奇,心想,父親童年家裡沒有電視可看,更沒有各類電動玩具可玩(因為那時整個大漢溪上游泰雅爾族部落沒有通電),想著一個沒有電視、電影、電動玩具、卡通漫畫、遊樂園、動物園和學校的童年環境……,真不知道部落小孩如何打發無數個大白天與夜晚時刻呢?當他們的父親上山打獵,母親在田裡工做時,孩童們會不會感到生活單調寂寞呢?於是問了父親關於他童年時的生活情形。父親說:

 

雪山山脈插天山系的小山頭,也就是我們工寮所搭建的這一塊地方,曾經住著四,五十戶的泰雅爾大部落叫──卡拉社,爸爸就是在這裡長大的。孩子呀!是的,爸爸童年生活中,沒有現代孩子們所擁有的許多現代玩具,看不到電視電影,更沒有糖果零食可吃,可是,我們不因為缺少這些東西而失去了童年的快樂呀!聽卡拉河潺潺的溪流聲,別看它是條小河流,在我孩童時,河裡可是滿了魚蟹呢!大白天,我們一群小孩常光著身子,盡情地在清澈的河裡嬉戲。到了中午,部份小朋友到附近田園挖地瓜,即使碰到原地主,他們總是笑嘻嘻和靄地要我們盡量挖,有時大人們還會幫我們,希望我們多帶一些地瓜,這樣會吃得更飽。在那時,我們記憶裡沒有「偷東西」這種話,因為部落中的人早已習慣了「分擔分享」的生活。留下來的男孩子,則在河裡「炸魚」,利用一塊大石頭丟向河中有洞口的中小型石頭上,由於大石頭的重力,使水中的石頭產生巨大的震音,致使洞中的魚暫時麻木,我們便快速地用手在洞中挖,就可輕易的捉到許多大條的魚兒。女孩子們在河邊生火或找野果。現挖的地瓜配合新鮮的魚兒及野果,可是一頓豐富的野餐,一直到現在記憶猶新。

 

我們小孩子彼此間很少吵架,我們爬樹游泳,找野果子,不分男女都是集體行動。野果子可是我們最好的零食,吃起來不傷牙齒又不用花錢。在那個時候,山中充滿了可吃的野果子,有野生的百香果(泰雅語 Bulung )、野彌猴桃( Nobuw )、野枇杷( Riwa )、小葉萊迷( Qrupuy )及習慣生長在潮濕的 Singaw Kari Truw ……等等。往往較為年長的男孩子們,善於穿梭在深林草叢中,因此採集的各類野果非常的多,不會因為我們年紀小或是女生體力較差就吃不到野果子,往往兄長們會將果子集中起來讓大家一起享用。因為部落長者及父母一向教導我們小孩子說:「小氣不願分享東西的孩子,天上的神靈會生氣,使他長大後生活窮困潦倒……」於是在我們的記憶裡,無形中就被教導分享好東西給周圍的人(一直到現在,父親如果上山打獵,獵到東西,總是將獵物最好的部份分送給每位鄰居)。

 

我們幾乎每一天都在歡笑中渡過,有許多的遊戲在部落廣場中進行,我們自作弓箭、魚叉,也製作陀螺等等玩具。我們父母信任我們,看我們如同懂事可以自理自己生活的孩子。因此,父母們很少罵自己的孩子。看到現代的孩子們,心裡就為他們可憐,小小年紀就要被迫學電腦、彈鋼琴、補英文數學……。難怪,現代兒童一有時間寧可花在打電動看電視上,好來發洩許多的壓力,一但沒錢打電動看電影吃零食玩樂,就開始學習偷家人的錢,甚至搶同學的錢,何況這些電動電視影片呈現許多的暴力與色情鏡頭,大大的污染了孩子們的純潔心靈。

 

父親感嘆著說:「如果要我再選擇過去的生活或現代生活過日子,我非常樂意再回到從前單純又歡樂的日子。」父親的雙眼凝視著遠處的一片浮雲,漸漸地飄越遙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