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yaway文化體驗之旅
一個行動研究者在部落:以比亞外部落地圖發展工作為例(世新多元文化實習開山始祖)  
柏蓉的秘密花園(世新多元文化實習元老)  
小臻慧君登傑鈺方~實習筆記(世新多元文化實習第二代)  
災後的省思----我們需要一個在地記錄觀點  
世新文化實習 聽聽非主流說什麼  
Piyaway文化體驗之旅  
我所知道的比亞外  
Piyaway文化體驗之旅

陳玲珍/板橋社大學員

Piyaway是位於桃園復興鄉高義村的一個小部落,大約十五戶人家,人口數約七、八十人,目前由林老師及幾位助理在幫忙計畫發展觀光,我們因緣際會才得以參加兩天一夜的原住民部落體驗之旅,行前林老師告訴我們這次行程不是純旅遊,而是上課的一部份,要我們用心體會原住民的生活及文化,第二天早上將進行討論與分享。

我們在部落轉彎處先行下車,望過對面山頭,秋的氛圍已籠罩,乾涸的河床祇見橫臥的石堆,卻聽不到潺潺流水聲,裸露的岩面,似乎告訴我們山也是有情緒變化的。往部落行進,果園先映入眼廉,抬頭往上瞧,成片的桂竹林隨風擺盪,看在我們眼裡是一首詩、是一幅畫,它曾經是部落的族人賴以為生的經濟作物,隨著科技的進步,除了吃,已經很少有機會再利用到它了。

  堅固平實的現代建築,找不到泰雅的圖騰,卻有經濟進步的風貌-老人+小孩,他們正在簷下用陽光般的臉龐看這群來自都市的陌生人,我們也展開燦爛的笑容和他們打招呼;歐蜜牧師先以高亢嘹亮的歌聲歡迎我們的到訪,再以簡報介紹部落地圖及觀光的規劃,並看了一段公視對部落的採訪,勾勒出原住民部落在現實生活與傳統文化保存的矛盾。在成立馬告國家公園的議題被提出時,部落站在贊成的這一方,當馬告國家公園的議題銷聲的現在,部落仍推向發展觀光的方向,希望能留住年輕人在這精簡人口的部落。

  下午開始我們的體驗之旅,原本規畫以現代鐵牛車載我們前往登山口的,因為安全考量?改以現代貨車、箱型車載我們前往。分組循序往部落事先幫我們整理好的步道健行,長老非常熱心的為我們介紹了幾種植物,除了我熟悉的山蘇、蓪草、火炭母草之外,我只能跟大樹說:「對不起」我還是不認識你,更不了解你對泰雅族人存在著何種意義,是信仰?是生活?下山途中歐蜜口中成排的赤楊,訴說著它與原住民生活的共存意義。

  山坡上一片被截枝的樹旁,種著族人的經濟來源-水蜜桃,長老說:「只截去了樹枝,主幹還留在土壤裡,這種做法可使水土保持,減少土石流的機率」。

  是的,水土保持做到了,原先居住在這些樹上的動植物跑那兒去了,它們的家還在嗎?現在只有這一片,以後是否會有第二、三……片出現?當然了,凡事皆不能兩全。

  山上狩獵文化的解說是行程最精彩的部份,藉由各種陷阱的製作,讓我對原住民對大自然的觀察入微深深的感到佩服,原來狩獵靠的不是蠻力,而是智慧,運用自然的環境及植物來誘捕野生動物,這應是原住民深以為傲的文化,日後能否繼續保存,政府的政策有非常大的影響,另外世代的傳承亦不能小覷。

  晚上的營火晚會在我們的期待中開著同樂會,部落青年玩得非常開心,我們跟著鼓掌笑開懷;據說這次晚會幾乎出動了全村,來自都市的人圍著營火坐,來自部落的族人作在教堂的角落,年輕的族人在玩著表演現代最熱門的歌舞,族人跟都市人之間似乎有一道看不見的鴻溝,我看到的是族人的靦腆(我也非常靦腆),看到的是族人告誡小孩一切以都市人為優先(這是以觀光考量?還是對造訪者客謙);我總認為我們不只是來觀光的,而是來體驗的,既是體驗就應該有參與,在白天看了陷阱的製作,晚上搗完了麻糬之後,活動的高潮-夜間狩獵活動令我們興奮莫名,幾個年輕小伙子帶著我們出發了,來到目的地一夥人延著水泥路健行,除了風聲,便是我們的囈語聲,相伴著的是天上明亮的繁星,繞場一周回家睡覺了,真的只能以「期望越高,失望愈大」來形容了。

  這次的體驗之旅,我感受到的是原住民的靦腆、互助、分享及團結,文化的傳承除了狩獵、流傳的勇士故事,其他的傳統優美文化是否傳承了下來?

  部落如果要發展觀光果園的可行性非常高,或是可考慮往宅配當季水果的方式發展,這兩種發展應該是較容易又不需擔太大責任的觀光模式,亦不需人員的訓練。若要發展有部落特色的觀光,就不能凡事以安全考量為藉口,因為在規劃有特色的同時就必須事先做好安全措施及發生突發狀況的應變;要做好有特色的觀光,就必須嚴謹面對每個行程,而不是敷衍了事。

  我覺得這次的行程安排,可能在部落長老認為人員訓練還不夠,安全措施尚未齊備,因此在非常謹慎的安排下,使這群都市人無法體驗到泰雅族人冒險的勇氣,只能算是一般的部落觀光吧!唯一不同的是,部落尚未沾染上商業氣息,不然就會變成少了文化氣息,多了市儈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