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臻慧君登傑鈺方~實習筆記(世新多元文化實習第二代)
一個行動研究者在部落:以比亞外部落地圖發展工作為例(世新多元文化實習開山始祖)  
柏蓉的秘密花園(世新多元文化實習元老)  
小臻慧君登傑鈺方~實習筆記(世新多元文化實習第二代)  
災後的省思----我們需要一個在地記錄觀點  
世新文化實習 聽聽非主流說什麼  
Piyaway文化體驗之旅  
我所知道的比亞外  

實習筆記

129日、130      天氣:山下晴山上起霧     人數:7

  

第一次上去比亞外,心中的期待真是不少,自從看過柏蓉學姐的實習筆記,對裡頭描述的吃喝玩樂,真的也一種憧憬,畢竟第一次走入原住民部落之中,異文化之間總會有一些衝擊而影響到目前的認知。

   

128日下午三點,小陶學長跟我、慧君、小莫約在新店捷運站,他開車載我們一起到大溪跟聖文會合,那天真的很趕,因為我才剛剛從彰化的老家回來,一回到台北之後,立刻衝往宿舍隨便整理了一包行李,便往新店捷運站出發,一到捷運站後,才發現我真像觀光客,提了一大包的行李,小陶學長還很訝異地說:「你們是去觀光還是去實習。」,於是車廂很快的被我們的行李塞滿。

   

上路之後,學長便羨慕我們有這麼好的課程可以去比亞外實習,他也跟我們介紹一下山上的概況和禮節,大約過了一個半小時之後,我們到了大溪在「中華飯館」跟聖文他們會合,其中還包括曉雯、心智兩人,於是大家便一邊吃飯一邊聊天,愉快的結束晚餐之後,便正式踏上往比亞外的路,從大溪到Piyaway車程大約一個小時左右,公路上的路燈徐徐的照著我們往山上的路,途中經過許多我從未接觸過的地名,例如:羅浮、角板山、霞雲坪等,蜿蜒的北橫公路月往上走,路夾在筆直的峭壁和深不見底的懸崖中間,老實說真的有一種刺激感,不過也因為夜色已深,公路上的車輛越來越稀少,我的頭也越來越暈,當我再度清醒時,車子忽然轉了一個彎,彎進了一個不大的巷子中,路邊的標牌貼著往里安教會,學長也很興奮的告訴我,目的地快到達,那時心中只有一個念頭「趕快讓我下車,快吐了!」,過了約莫三分鐘,終於看到里安教會,一停車我便迫不及待的馬上下車—「捉兔子」,感覺比較舒服一點。

   

當我「捉兔子」完畢之後,我看到一群年輕人,正在教會旁的籃球場打球,激烈的程度不下於正式比賽,後來我看到許多部落的人出來迎接我們,尤其是聖文,,受歡迎的程度簡直像嫁出去的女兒回娘家一樣,當下的第一印象,原住民的面貌和膚色真的與我不同,當時約莫七點鐘,剛好是部落做禮拜的時間,於是聖文叫我們一起到教會二樓,去認識一下部落裡的人,剛好遇上青年團契正在宣布事情,於是第一次上山的我、慧君、小莫便被迫自我介紹,只好硬著頭皮上台,隨便說了兩三句話便匆匆下台,等我們三個都介紹完畢之後,青年團的伙伴便叫我們到樓下空地烤火驅寒。

   

那時正值冬天,山上的天氣真的比平地冷,我記得當時還穿著厚厚的羽毛衣,依然底擋不住陣陣寒氣,直打哆嗦,不過他們烤火的傳統,不僅溫暖了冰寒的雙手、也讓我們有一種熱情的感覺,大家圍著火光,相互聊天拉近彼此的距離,起初大家都非常的害羞,拼命講冷笑話,後來是志明[1]提議烤肉,其實過程令我有一點驚訝,因為不出三分鐘他們已經拿出一大盆鹽醃的豬肉最符合簡單的方式,山地青年們便開始烤給我們這些客人吃,不斷送到眼前的豬肉,令我有點難以招架,到了一半時,亞柏回家拿了兩隻今天獵到的松鼠,招待我們遠到的客人,果真有兩隻松鼠放在塑膠袋裡面,開始料理的發法,我真的下了一跳,他們把松鼠直接丟入火坑裡面,不出一分鐘便呈現焦黑狀,抓出除毛後,接下來進入教會廚房五馬分屍,大小不一的肉塊也逐一的被放在烤肉網上,過了一下子,De Mu便夾一塊到我面前,示意要我品嚐一下山地鄉的美食,我吃了一口之後發現比牛肉還要生的五分熟,於是我告訴De Mu這樣真的可以吃嗎?他說當然囉,這是最美味的口感,不過他似乎見到我有一點瘦驚嚇的情況,於是他又把那塊肉重新放回烤肉架上再熱了一下,大約七分熟,又再次送到我眼前,暗暗的光線下,我也沒有考慮那麼多,便一口把它解決,老實說松鼠肉真有充滿一股騷味,類似家鼠的味道,不過在大家盛情的招待下,我還是吃了兩塊肉,這一群年輕人大約1518歲,雖然有一股對外人害羞感,不過我能感受到他們的盛情,夜也慢慢的深了,那晚我住在甘長老家。

   

29日早晨,我睡到10點多才起床,簡便的梳洗過後,開始享用甘長老為我們大夥準備的早餐清粥、小菜,好久沒有享用這麼豐盛的早餐,那粥甜美的程度絕對是一天無法忘懷,吃完飯後到了教會看他們做禮拜,其實他們早就做完禮拜,男性則流置於禮拜處討論今晚與「奎輝」教會聯誼事宜,一部份的女性則在交會廚房準備中餐,大約十一點半時,婦女會的長老,開始呼喊我們去餐廳用餐,那時心中著嘀咕著「我似乎剛剛吃完早餐,怎麼有又吃午餐了!」,不過我不想違反長老的好意,於是坐下享用午餐,吃飯前的禱告和客人先吃飯的禮儀,我真的是第一次見識,不過既然我想要融入原住民的生活就必須遵從他們的禮俗,吃完飯之後,我們便到正在興建的部落生活資訊站和邱長老[2]聊聊天,聊一下近況與工程進度,後來一群人坐在工寮邊欣賞大如手掌的五色鳥和品嚐邱長老種植的橘子,順便認識比亞外的週邊環境。

   

下午約莫3點,教會裡傳來唱歌的聲音,我們循著聲音到達教會二樓,發現青年們正在練習今晚去聯誼時所唱的祝福歌曲,每一首歌都是讚美上帝的好,並加上舞蹈,現場歡樂的氣氛,有點像豐年祭,練習完沒多久,部落的長老邀約一起去「奎輝教會」參加他們的活動,我們當然沒有拒絕的理由,一切的活動都是由奎輝教會的青年團契包辦,而且聯誼還有時程表,大大地被貼在一旁,有趣的一件事里安教會的青年幾乎清一色是男生,而奎輝教會的青年幾乎都是女生,不過奎輝的女生真的超乎熱情,每一個遊戲都幾近瘋狂,不過在中場休息的時候,我和其他人又再度被抓上去自我介紹,這是到部落的第二次自我介紹,此次部落行自我介紹的次數逼近5次,不過好像沒有幫助他們增加記憶,因為在比亞外女生比較吃香,全部活動大約在11點全部結束,正當我們啟程返回比亞外之時,奎輝教會的女子軍團,用最熱情的聲音歡送我們,熱情的分子把一切寒冷的氛圍全部掃除。

   

30日早晨起床後,依舊吃了甘長老準備的溫馨早餐,便到教會參與他們做禮拜,順便吃了「山珍海味」的午餐後,聖文開始帶我們拜訪部落的長老,順便詳談發展獵寮觀光的細節,我們便和幾位長老娘聊聊天,接收多點比亞外的資訊,大多數的年輕人也都下山,於是談完獵寮的事之後,買了一罐水蜜酒便下山。

 

3 11日、312    天氣:強烈冷氣團報到      人數:4

   

「氣象局呼籲,今明兩天強烈寒流來襲,請高山民眾注意降雪及寒害,也請作好自身保暖工作。」這是310日新聞上不斷出現的新聞標語,35日和6日的超強寒流,讓許多高山降下瑞雪,連南投不曾下雪的地方都降雪。

   

310日星期五晚上,佳臻、慧君、鈺方、我四人,衝著這股下雪的熱潮(十足的觀光客),冒著室外,飄著毛毛細雨加上12度的低溫,我們全副武裝去木柵動物園乘坐佳臻朋友Bisui[3]的車,前往桃園。

   

比恕尹個子小小的卻開著一台大車,那時我都懷疑她真的踩的到油門嗎?不過事實證明,她不僅踩到油門,而且開車很猛,確實讓我領教一番。她大概跟我們介紹一下她居住的地方基國派的地理位置(距離里安教會約30分鐘的車程,老實說B小姐詳細說明過一次,我還是不知道位置在哪裡。),那晚到達基國派時,剛下過大雨,路明天清,空氣清新,再加上一大群的狗狗用吠聲歡迎我們,有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

   

經過一番小小的休息之後,比恕尹帶我們到她家附近晃晃,順便拜訪一下姐姐和親戚,接著帶我們去看基國派的教會(見右圖),果真非常的漂亮,而且還打著黃色的燈光,彷彿進入仙境,加上門口是一個鑰匙孔的設計,是一個設計感強烈的教堂,還有一個驚人的事實,就是搭建教堂的材料一大大塊的石頭是從山下溪裡搬上來,精細切割的程度令我難以想像,最好完的是,這個教堂竟還裝了保全系統,我就問B小姐,如果有人觸動保全那誰要來處理呢?她說了一個很好玩的答案,她說那個保全是裝好玩的啦!那時我和其他三個人都發出會心的一笑,看完教堂夜也深了,便回比恕尹家休息。

   

11日早晨起床後,吃了比媽媽為我們準備的早餐,比恕尹跟我們說今天他朋友結婚,我們全部是唱詩般的成員,要給新人祝福,開著車帶我們去教會,找了幾版聖經,於是我們趕快惡補一下,總之這個唱詩班倉促成軍,便出發前往不遠的朋友家。一到達後,我發現那個家真的很漂亮,而且主人似乎有不錯的家境,一問之下才發現原來即將結婚的新人,是一位醫生,另一半是護士小姐,請來了牧師給這對新人獻上主的最真誠的祝福,這個步驟完畢之後,輪我們唱詩班上場,雖然起音有一點失敗,而且我還鬧一個笑話我竟然把聖經拿給站隔壁的媽媽看,竟當場被拒絕,因為那是他們現給主的歌,怎麼可以忘詞呢?婚禮完畢之後,比恕尹便開車載我們去三民坐車。

   

到達三民之後我們打電話給長老,他說你們坐公車到榮華,他在過來載我們,等了約10分鐘,公車一直不來,也沒有時刻表,於是我們打電話去桃園客運問問看情況,當電話一接通時,便快速的問他公車時刻,達到的答案卻是「此路的公車因為橋斷的關係,以很久沒有行駛。」當下四個人為之傻眼,找不到方法上山,逼不得已用上最終極方法--包計程車,於是路上有一台好心的計程車給我們他朋友的電話,第一時間打去問的結果,司機說:「因為我的車要從大溪發車,所以前要從大溪算,一趟800元,兩趟1600元。」,聽到這個訊息,我們開了一下下的小組會議,再次打電話跟司機交涉,順便殺價,不過殺價失敗,司機超堅持,不肯讓我,只是到最後我們逼不得已屈服,等了約15分鐘,小黃快速奔馳而來,四個人跳上計程車,往Piyaway出發。

    

一上車之後,司機問我們到什麼地方,我們說里安教會,他一臉疑惑,似乎沒有聽過這一個地方,後來經過我們認真的解釋後,他好像還是不瞭解(是我們說的話他聽不懂,還是),後來我們邊開邊找,終於在136公里處,找到比亞外入口,於是提醒司機轉進去,帶我們到教會。

   

下車之後,也許是因為冷得關係,似乎沒有什麼人在外面活動,於是我們帶著行禮找最可愛的甘長老,向她表明,今晚要投靠你,甘長老很高興的一口答應我們,於是把行李放好後,便冷的受不了去找烤火的地方,讓我們找到De Mu家的烤火房,阿嬤和一位外傭正於此,後來我們很興奮的拿出要上山前去超市買的地瓜(竟然被外傭笑,因為她嫌地瓜小..),準備大快朵頤,好心的外傭也幫我們烤地瓜,雖然有一點硬,不過還是滿滿地感受到她的愛心。

   

邊吃地瓜一邊跟外傭聊天,發現她從北越渡海來台當阿嬤的看護,我們跟她聊了一下北越的生活情況跟家庭。乍聽下,她滿意自己的老公,及現在的生活情況,不過他也提出現在比較急迫的狀況,因為今年是她來台第六年,依照外籍勞工的法令必須離境,而不能在來台灣,那時她有點感傷,但我不瞭解他感傷的事比亞外,還是金錢,這我就不瞭解了,後來她進屋煮飯,留下我們繼續烤火。

   

繼續烤火時,忽然憋見邱長老,便問我們怎麼到達這裡,我們就說包小黃,他有點嚇到,因為他沒想到我們會用這招,後來我們就問他上次寒流不是有下雪嗎?他說有阿,而且積雪深度到小腿的地方,那時我們超羨慕,繼續問那這次會不會下雪,他說冷度好像有一點不夠,所以下雪要碰運氣,還邀我們要不要一起去看他上一次拍的照片,我們當人一口說好(實在太向觀光客了吧),後來到邱長老家,他開電腦找出照片,並用ACDSEE自動播放照片,一張張下雪的照片呈現在我們面前,簡直美極了,不管是樹上、地上、遠景都各具特色,他說:「在水蜜桃園拍的。」不過當照片一張張往下時,每一張都是邱長老的自拍照,而且不管是姿勢、對焦、場景都有極佳的構圖,當時我都快笑出來,因為當初想向看雪景的照片,應該都是一些風景照,怎麼變成邱長老的自拍照(連懷恩[4]也來湊一腳),好不容易終於結束,我們四個快速離開電腦現場到門口大笑(此時甘長老呼喊我們到教會吃飯),於是變成我們茶餘飯後的新話題。

   

到教會後,看到許多yaki紛紛都呼喊我們快去吃飯,一到餐廳便坐下吃飯,大家比較好奇的事,我們到底如何來的,,當答案揭曉之時,大家急著問下一句,「多少錢」,我們四個異口同聲的說800元,他們聽了之後說:「還好」(不過臉上一副不好意思戳破謊言的表情),不過他們也中心建議我們以後不用浪費錢叫他們載就好了,晚餐我們吃完之後先行離開,讓其他剩下的人吃。

   

吃完飯後,我們在部落中漫步,誰著天氣越晚,溫度也越低,但始終見不到一點雪的痕跡,走著走著到了邱長老家後面和一全年輕人一起烤火和聊聊天,英傑[5]忽然從冷凍庫裡拿出一球冰展現給我們看,好奇詢問之下才知道那是上的雪,我們頓時變的超興奮,爭先恐後搶著麼那球冰,佳臻還拿來聞了一下大叫:「真的有冰箱的味道。」全場大笑,後來還到阿中[6]家烤肉,到12點左右,可是一就有一種不會下雪的感覺,便很失望地回甘長老家睡覺。

   

312日禮拜日,睡到10點才起床(我和鈺方最晚起床),吃完甘長老的早餐後,便去教會看看情況,忽然一大隊小孩衝向我們而來,還說要帶我們去看魚,其實我和鈺方有一點傻眼,因為「看魚」這個詞應該不會在這出現吧!那時想說,算了跟去看看好了,於是一大堆小孩帶著我和鈺方(有點向褓母的感覺)走往山上,每一個小孩簡直像小惡魔一樣,一次又一次的不斷地從背後撞你一下,不過那種可愛的行徑真的跟城市小孩迥異,雖然冷風陣陣,經過水蜜桃園與竹林充滿生機,小孩們不斷的往前走,我們也跟隨其後,最後終於到了充滿小魚的魚池,其中幾個大約56歲還帶頭撈魚,其他的小孩跟進,其中一個叫惹拉[7],因為拿不到撈魚的器具,一直叫喊,而我們在旁響用莎蘊[8]摘給我們的橘子,雖然橘子很酸,很冷,不過淡淡的感覺還不錯,沿途走回去的時候,惹拉因為剛剛搶不贏別人,於是生氣不想走路,於是我抱著他走下山。

   

下山後,每一個見到我們的人都叫我們去教會吃飯,菜色果然又是大魚大肉,雖然我10點的時候才吃過早餐,不過總是抵不住長老們的熱情邀約,又再吃了兩碗飯,通常過了午飯後,年輕人也陸陸續續的下山,我們也只好繼續放空,到了下午三點的時候,邱長老開著車帶我們到大溪坐車回台北,四個人還是很失望。

 

416日、417     天氣:期待不要飄雨       人數:5

此次上山的最主要目的是帶領社大成員拜訪比亞外(不過這樣說好像有一點偉大),415日翹了兩堂課坐車去大溪跟聖文會合,比較意外的事,多了一位成員柏蓉,五人便浩浩蕩蕩的從大溪出發。

   

一樣彎曲的山路,一樣多車的公路,更綠的周邊景色,一樣的目的地比亞外,聖文開車的技術真的不是蓋的,我第一次做到那麼猛的車子,時間縮短了約10分鐘,每次去比亞外的第一個一定是教會,到達教會之後,看到一個拿攝影機到處拍的一隊搭檔,經過聖文介紹後,發現是我們學校的學長和他的搭檔馬耀、嘎映,目前正在拍一部有關於比亞外的紀錄片,豪華專業的攝影器材,令我眼睛為之一亮,雖然我是新聞系的學生,但是我卻沒有實際見過器材,驚奇之餘也不忘討教一番。

   

到比亞外沒多久,阿中忽然出現,第一件事情就是叫我們到他家用餐(每一次到比亞外,用餐都成為第一件正事),走進阿中加廚房時,我發現屋外有竹筒、山蘇、山芹菜,心中想,這應該是明天的菜色吧!越想越期待明天的部落之行。

 

吃完飯後,便到教堂參與做禮拜的儀式,順便跟長老和青年討論一下,明天活動的流程和安排,因為之前慧君已有跟長老,聯絡過這件事,所以形成走就安排好,現在只等待明天的正式實行,開會完畢後,大家便各自回家休息,那晚我住在瓦旦家。

 

    禮拜六早上,我是被部落的小孩邱煜廷吵醒地,他叫人起床的方式非常特別,扯開棉被攻擊法,我實在是沒有方法可以反擊於是只好宣告投降起床,起床之後簡單的梳洗,便到教會去吃早餐,早餐不曉得是誰準備的,不過依舊非常可口、香甜,也看到許多Yaki忙進忙出準備今天中午社大學員的午餐,竹筒、山蘇果然成為桌上佳餚(正偷偷流口水

 

    1030分左右,社大的學員紛紛到齊,簡短的休息過後,大夥帶往興建中的資訊站,Omi和勇好長老講解比亞外的地理環境,及以前發展的過程,看過概略的場景後,我們繼續往下走,沿途有桃子樹和枇杷樹,每一個學員都對果實有比較大的好奇心,好不容易早到了涼亭,大家猛按快門的行為,似乎訴說涼亭的建築形式頗受學員們喜好,參觀完之後,學員被帶往教會二樓聽取Omi傳到簡介比亞外部落的發展與歷史,Omi宏亮的聲音加上華麗的投影片,無趣的簡介也變的更加生動有趣,不管是部落的歷史、地名由來、產業等都有涉及,簡介結束後大約11點半左右,學員們便下樓用餐。

 

    下樓時,看到幾張桌子擺在樹下,看起來有點向漢人的辦桌,不過卻多了幾分天然的氣息,大夥肚子也餓了,一切就緒之後,長老帶我們一起餐前祈禱,感謝主賜給我們這麼豐盛的午餐,社大學員也不會因為不同宗教而反對祈禱,餐桌上擺滿了各樣的山產,山蘇、山芹菜、桂竹筍,豐盛的程度真的無法形容,各學員也很滿足的吃著午餐,沈浸在愉悅的氣氛下。

 

    午餐吃完後,下午的行程是參訪比亞外生態步道,休息一個小時後,各學員充滿精力,準備往山上出發,貨車、箱型車一排在教會外等我們上車,幾乎都是未成年的少年所開的車(De Mu、懷恩),我記得我坐的是瓦旦的高級車,馬耀和嘎映也一起跟我們上山,走了約20分鐘後,到達生態步道的入口,許多小孩(惹拉、阿妹..)都一起去體驗,去了那麼多次比亞外這是我第一次走生態步道,之前都沒機會到部落最高點看一看,首先我們被分為兩組,第一組約15人左右,第二組人較少大約10人,入山點看到一間獵寮(瓦旦家的),長老跟我們解說建造獵寮的目的和功能,獵寮說穿就是他們工作完休息的地方,裡面有簡便的設備和工作的工具,聖文期待社大的學員能自己上山住在獵寮中來體驗一下(不過至始至終瓦旦的媽媽還是沒有找到鑰匙把門打開),獵寮解說完之後,兩組人馬便往步道出發,我和柏蓉被分在第二組,第一組領隊是Omi跟阿中(左圖),第二組的領隊則是年輕人亦靜和志明(右圖),要進入步道之前的一段路兩旁種植水蜜桃,照理說四月份的天氣,應該會看到許多桃花,可是桃花了寥寥無幾,一問才知道上次的雪殘害了許多花苞,才會導致花開減少,所以今年的水蜜桃的產量會減少(有一種無奈感),接著正式進入步道。

 

    步道坡度有點陡,兩旁的植物屬於熱帶闊葉林,一遠望有一大片山林,志明說:「如果天氣好的話最遠可以看到關西的夜景。」聽完我好感動,因為我只在台北看過有點霧濛濛的夜景,真想嘗試一下,不過令我失望的消息是志明說:「因為今天的天氣不是很好,所以可能沒機會喔!」,果然天不從人願。進入步道後,看到許多大而高聳的數目矗立在兩旁,亦靜也跟我講解一下樹名及功能,慢慢的走著,看到一棵肉桂樹,亞伯忽然往樹上爬(右圖),說要摘乾樹枝讓我們文一下肉桂的香味,矯健的伸手及爬樹的功力,我們都看的目瞪口呆,摘下的肉桂樹枝散發著濃濃的香味,有一個學員還提議帶回去泡咖啡(頓時有點冷),看完亞伯的爬樹功夫之後,我們繼續往下走,到了陷阱區,好玩的是亦靜一個一個示範給我們看,有的抓小型動物,有的抓大型動物各種陷阱(左圖)造型不同,不過原理都差不多,我和柏蓉還實際操作不過笨手笨腳的行徑,卻引來一陣笑聲,前前後後試了五個陷阱,真的很好玩,也讓我佩服他的智慧,途中還經過部落的舊社,雖然以長滿雜草不過還是看得出居住過的痕跡,就在舊社不遠處,一個真正的獵人勇信(大約40歲的終年男子),正在前等我們示範抓松鼠的方法,我們到達後,他便一溜煙的往樹上爬,開始說明抓松鼠的陷阱,此種陷阱跟前面的陷阱不一樣,因為架於樹上,不管是造型及形狀,勇信忽然拿出一個用海綿做的松鼠(相似度100),示範松鼠被抓之前有的一些習性,像尿尿(忽然從海綿擠出水來全場驚豔),及使用陷阱的方法,接下來走向下一個地點是盪鞦韆,鞦韆架在樹上(左圖),盪起來的感覺豈能用一個爽字形容,一直往下走還看到抓山豬的陷阱,最後終點是防列區山,途中看到很多登山隊把塑膠繩綁在樹上,導致讓許多樹長不大,這種行為令人髮指,看到這種情形我們都把繩子拆掉,接下來下山,亦靜帶我們走坡度很斜的水蜜桃園下山,老實說真的很不好走,小莫還不斷的跌倒。

 

     好不容易歷經千辛萬苦,走到入口點,遠方有有一群未成年開著車來載我們下山,下山到達教會也已經五點多,準備吃晚餐,晚餐的菜色一樣豐盛(右圖),填飽肚子後,看到Omi準備材火,置於教會外的空地上,似乎要舉辦一場營火晚會,我只期待晚上的晚會來臨。

 

晚會大約七點,所有社大成員加上部落的人坐在教會二樓,晚會準備開始,主持人是一個我從未見過的瑪莉(真是個大美女),講了一些歡迎詞,用泰雅歌曲讓大家自我介紹,搭配歌曲讓自我介紹不再無趣,反而更加生動,自我介紹完後,Omi的老婆帶動唱,他說這是目前衛生所在推廣的瘦身操,大家吃完飯後一起動一動,才不會變胖,可愛的歌曲加上有趣的動作讓大夥跳得樂此不疲,跳完舞之後,瑪莉唱起泰雅古調,拉起一個一個的手開始圍圈圈,讓大家的距離拉近,那首歌的意思我不太瞭解,不過整個曲調讓我感到非常柔和與淒美。

   

    手牽手的活動結束後,接下來是我們準備的瘋狂蘿蔔蹲,這個遊戲是我和慧君、佳臻想出來的遊戲,為了增加遊戲的逗趣性,所以我們用了三個字的水果名,起出目的是因為原住民說國語都有一點口齒不清,如此可以增加許多笑點,但是遊戲並非我們想像的那麼順利,因為水果太長的緣故,速度無法增快,不能增加遊戲的動感,所以整個場子有點冷場,於是我們便快速地結束原本以為有趣的遊戲,還是來聽聽勇好長老唱歌。

    勇好長老(左圖),堪稱比亞外第一才子,他自彈吉他加上長老娘,所談的鋼琴,演唱他自己創作的歌曲,混厚的歌聲加上鋼琴柔美的和弦,台下聽的如癡如醉,聽完勇好長老唱歌後,Omi不甘示弱,便也上台跟勇好長老唱一首歌,聖文也和亦靜、亞伯搭配獻唱一首小薇,整場氣氛還蠻HIGH地,最後小寶(瑪莉的男朋友右圖)帶我們跳阿美族傳統舞蹈,嘎映、瑪莉、Omi、我是台上示範著,其實我步道為何我會被拉上台做示範者,小寶一邊唱一邊交動作,我和其他三人是伴舞者,因為生硬的動作和不協調的身體,讓我實在沒有什麼臉可以待在台上,可是Omi不斷的拉住我的手,不讓我下台,我也只好硬著頭皮站在台上,繼續演下去,阿美族舞蹈教學結束後,比亞外的青年以讚美耶和華一曲,結束晚會。

 

    晚會結束後,一群人一起到教會旁營火得地方,吃烤肉和喝水蜜酒,水蜜桃酒是最熱門的飲料,那滑順入口的感覺,及微弱的酒精度,吸引社大的學員一杯接著一杯,加上烤肉的美味,每個人都吃的津津有味,我和佳臻、慧君、柏蓉、亞姆[9]則在一旁一邊喝著水蜜桃酒一邊玩著海帶拳(頗像酒店的感覺),結果亞姆輸了,被處罰跑教會一圈並高喊我是海帶,隨著天色越來越晚,社大的學員也紛紛回到民宿休息,我們則陪惹拉玩到11點多才回去睡覺。那天晚上,我住在拉娃[10],房子裡面只能用高級來形容,不僅融合旅館和家的感覺,只是目前還沒有開放,那晚依舊睡得很香甜。

 

    17日早晨,因為不能破壞部落做禮拜的時間,所以早上的時間聖文帶領大夥到涼亭,聽取回饋建言,麗玲姐說得最多,其實聽完這些建言之後,我發現社大的學員他們都有一定的知識水準,已經擺脫觀光客的層次,而是想跟部落的人作朋友,因為他們覺得這裡環境很好,不容許加以破壞,另外他們也建議獵寮不需要自加裝床或一些不該出現在自然的人工製造品,而且他們也瞭解部落發展觀光的原則是希望朋友帶著朋友,而不是一大群不認識的人來,比亞外的青年不能以金錢為第一目標,應該是以自己的傳統文化當首要任務,,這是阿中騎著車呼喊我們去吃中飯,我們後來也把這些回饋傳達給長老,讓他們有更具體的發展觀光策略。

 

    一頓豐盛的午餐結束後,接下來的活動是果園巡禮踢筍,因為三月雪的關係,今年的甜桃及水蜜桃生長較慢,於是長老帶我們去採桂竹筍,因為那時正是桂竹筍的產季,到達竹林後,看到小腿那麼高的竹筍,勇好長老二話不說腳一踢,就把筍子採下來,並馬上用手剝皮,處理的乾乾淨淨,這樣的作法不僅增加採筍的樂趣也讓「台北俗」,看的一愣一愣,後來阿中還騙我說:「筍子踢的越遠越好吃。」其屬本身很疑惑,一個外行人沒道理不相信內行人呀!後來我去問長老,才發現被騙(真是心地太單純了),踢了一段時間後,竹筍逐漸增加,可是長老害怕不夠還帶我們跑到竹林裡面,踢了不下十支的大筍子,最後真的太多,大家都快拿不動,還出動懷恩的摩托車幫忙載回教會,等我們走回教會時發現一堆竹筍置於廣場上,最後經過長老們的處理,全部被社大成員帶回家,真是有吃有有拿的一趟旅程,踢筍完不久我們搭黃大哥[11]的便車回台北。

 

實習心得

藉由此次的文化實習前前後後去了比亞外、南山兩個原住民部落,雖然跟原住民一起生活,但我不管說完全瞭解原住民的種種,不過經也心得的呈現能闡述我心中瞭解的原住民到底為何。

 

    大二的時候我和起為同學一起上過夏曉鵑老師的通識課「原住民的歷史與文化」,那堂課最主要的宗旨是扭轉原住民被媒體塑造的一種形象,通常我們都認為原住民就是懶惰、愛喝酒、骯髒、住茅草屋等,可是有幾個人去澄清過這項事情,連我上完一整學期的通識課,都不太能去除心中既存的刻板印象,況且是社會一般大眾,於是利用此次的機會,讓我能抹除心中的偏見,重新認識原住民。

 

    從第一次上山,我發現比亞外的環境真得很美,而且房子都是用水泥材料所砌,根本就沒有所謂的茅草屋,甚至石版屋,飲食方面也漢人的豬、雞、魚肉,根本就少有打獵得來的食物,他們生活形態已逐漸被漢人同化,只差他們住在山上和有著跟我們不一樣的面容,這種說法對他們或許嚴苛,難道科技的進步就只有漢人能享受它帶來的便利嗎?原住民就不能與外界有接觸嗎?這些問題我沒有沒答案,不過也因為跟漢人太過相似的生活模式,使得他們傳統的文化有消失的危機。該怎麼拯救,就必須靠原住民的智慧。

 

    雖然他們的生活情況算的上優渥,可是我發現部落裡的人仍然從事一些看天吃飯的勞力生產活動,例如:種植水蜜桃、到城鎮當水泥工,一分錢一分錢掙,也許是他們懂得滿足的天性讓他們生活不感到那麼痛苦吧!拿比亞外來說,政府木錢正在推行一個多元就業方案,政府希望讓部落的人能建築出屬於自己文化的東西,於是比亞外的住民把他們的入口處美化並蓋了一個木造的涼亭,從施工的材料一直到成品完全要自己來,但是政府的補助款換算過後大約一個月只有基本工資的水準,而且期限也只有一年,當政府不斷的說:「照顧弱勢族群」,可是這樣的照顧法,是否略顯太少,政府方面必須自我檢討。

   

    教會對許多原住民來說是他們的生活重心,這或許跟我們的寺廟有異曲同工之妙,但還要加上資訊中心,他們虔誠的程度,令我難以置信,從聖歌來說,教會裡有許多聖歌,每一首歌都是奉獻給最至上的主,而且每一首曲調的高低起伏,在在都顯示長老教會很用心的經營,舉個例子來說,上一次里安教會和奎輝教會聯誼,用的事教會的頭銜並非青年團契的頭銜,所以教會扮演了聯繫部落每一個人的最佳機構。

 

    起初以「大學生」的名義上山,總有一種想像,就是我是上山幫助部落,這種觀念真的是自己催眠自己,往臉上貼金,真實情況不然,因為從第一次上山開始,無償的為我們煮飯,每一次都接受他們的盛情招待,而且就算你到過一百次他們依舊把你當客人,請你先上座,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感謝他們,因為原本想向要幫助他們的人,現在竟成為被照顧者,有一次我問小陶學長,為何部落要開放大學生進駐,他的回答令我信服:「他說因為媒體已把部落青年的信心摧毀,希望藉由大學生跟他們的交流,彼此學習重建信心。」或許這是我們唯一能回饋的地方。

 

    最近比亞外發展觀光,他們得理念是希望全村能一起分享,原住民共享的情誼,並不是城市人能理解,然而宋長老[12]是部落中較有錢的一戶人家,拒絕分一杯羹,於是我從來沒見過宋長老一起出來討論觀光的事,這真的是一種美德,我們都應該學習,不過他們發展觀光有矛盾點,因為勇好長老總是希望朋友帶著朋友一起來認識部落,這是心態問題,因為長老希望來部落是帶著一顆學習的心,而不是只是純粹遊玩,可是就經濟學而言,量多才能賺取更多利潤,於是這種矛盾心理困擾著比亞外,端靠Omi與長老想出更好的方法。

 

    前前後後去那麼多次部落,每一次都非常快樂,因為寬闊的環境、良好的空氣能擺脫台北的烏煙瘴氣,不僅如此,熱情的比亞外居民以及原住民小孩的天真無邪都從「心」感動我們,雖然我們每次的行徑都像觀光客,不過當我們每次要回台北時,一句又一句的「你們什麼時候要再來?」確確實實讓我們再一次地融入比亞外這個環境中,幾次的部落行,我並沒有學到什麼大道理,不過我卻學到該怎麼跟異文化的人打成一片,因為當你要瞭解一個未接觸過的文化時,必須從小地方觀察起擴及到大地方,否則妳得只是一個懸虛的概念不是實際經驗,比亞外每一個人的善良讓我永難忘懷。



[1] 青年團契會長

[2] 與我們接觸最深的長老

[3] Bisui是佳臻在公事認識的朋友,住在三民蝙蝠洞附近。

[4] 邱長老的三兒子

[5] 邱長老大兒子,目前當兵中。

[6] 唯一留在部落的年輕人。

[7] OMI的小孩

[8] 婦女部部長哈那的女兒

[9] De Mu的哥哥

[10] 比亞外第一個將住家改建成民宿的人

[11] 社大其一成員。

[12] 宋長老是Omi的岳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