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饋與建議
      回應此文
原訊息:  
標題: 魯凱族「大鬼湖之戀」文化展演-黎慕阿莎的祝福活動前緣
留言者: 達樂伐格
日期: 2007/12/30
魯凱族「大鬼湖之戀」文化展演-黎慕阿莎的祝福 
 前緣說明 
 為了避開與異族的接觸,圖族群的生存繁衍,生活方式不受外來文化干擾,魯凱族大武部落在殖民統治之前即世居於大小鬼湖畔,所以大武部落世代傳統領域一直是以守護大小湖而自居,祖先曾云:「本族選擇立於深山雲霧之處,任何族群通往大小鬼湖畔之路皆置有大武部落祖先戫首處,以示地方主權之象徵,所以古來爭戰出草戫首是本部落英勇與榮耀的行為。」 
 大武部落遺民共由62個家屋氏族所組成,各個家屋名稱代表其系出源流,社會階級嚴明,平民與貴族劃分明確,素不與異族往來,在日據以前仍行社內通婚,因為地處偏遠民風保守,故目前較其他魯凱族部落保留更多傳統古調、祭儀、風俗與文化等,若不因身處深山與遙部落之遠,恐在今日多元族群文化交融,將流失在現代新的物質文明之下,目前尚能有如此深厚的文化保存,實屬難得! 
 本活動源自於屏東縣魯凱族大武部落「黎慕阿莎」家族「大鬼湖之戀」傳統文化,係正統原汁原味未經商業包裝之民間文化傳襲而來,整個活動是聘請真正來自屏東縣霧台鄉大武部落「黎慕阿莎」家族成員以行動劇場方式展演,他們可以將過去一段真人真事發生的經過,透過表演程序來陳獻在世人眼前,並且達到文化保存的義意,希望能夠透過文化表演來表達地方民族誌的真實考察,喚醒現代人對於地方文化資產的保育與重視,希望世人對於常民文化給予尊重,不要隨意竄改他人的文化,更不要將他人源流以久的文化透過有聲、影像、網路遊戲等手段讓珍貴的文化淪為少數有心人的商品。 
 族人希望能夠表達出過去淒美哀怨與懷念之情…讓這段真人真事的殉情事件,做為現今青少年生命教育與愛情價值觀的活教材。 
 本次活動除了讓有緣的男女主角體驗淒美哀怨的愛情動人故事之外,在本次活動中還有許多有關魯凱族傳統工藝內容的展演,例如: 
 石雕工藝‧運用天然顏料及礦物製作傳統琉璃珠與彩繪‧十字繡與珠繡‧盪鞦韆體驗‧傳統歌舞等,活動中將甄選未婚青年男女參與魯凱族傳統婚禮體驗活動,表演時間定於1月19-20日、2月16-17日、3月15-16日,報名踴越仍可增加場次。 
 表演內容中除了魯凱族全程傳統婚禮之外,其內容亦將地方民族誌中女主角婚嫁大鬼湖神怪男子的情節表露無遺,最具特色的是優美哀怨的古調是由杜春英女士擔任哀婆的角色,在各個送別場景均有其吃重的演出,杜春英女士所授哀調目前僅存在於魯凱族大武部落為魯凱族大武部落內傳獨特唱腔,聽者無不動容哀怨,在表演中特別能陳獻時下父母對子女離家之不捨與關心之意! 
  「大鬼湖之戀」這個神話故事原本流傳於霧台鄉舊大武部落已近300年左右歷史,在當初故事的背後的內部結構與現今坊談的「巴冷公主」有著同源同質的內容,但其男女主角的名稱卻有顯著的差異性。 
 「巴冷公主」與「黎慕阿莎」都來自於大武部落,她有二個不同的名字但卻有一個共同的故事,雖然今日大武部落的族民傳述的仍是「人蛇戀」的外部結構,但地方民族誌中的當事家族在300年前的起點「異族戀」卻是這個故事源頭的真正內部結構! 
 但真的是「人蛇戀」嗎?是的!在多數的魯凱族人的心目中「人蛇戀」是唯一真正的答案!無論區隔了多少的世代,都不能影響到她存在魯凱族人心目中的地位。300年後的今天,這段曲折淒美的愛情故事迄今也因為族群的流動而另外衍生了更多不同版本的「人蛇戀」? 
 所以今日大武部落老人們希望揭露他真正的名義,同時也希望政府及其他的族民能夠接受還給「黎慕阿莎」的原來身份,因為所有的魯凱族人都認為「大鬼湖之戀」的女主角是發源自古大武部落,而古大武部落無可置疑一直是以守護大小鬼湖傳統領域的部落。至於她隱暱於神話背後真實發生的背部結構,並不相對重要!因為這個答案從今日的揭露之後當事家族又將繼續反覆不斷的陳封既往並且對內傳承,外界依然聽不到這個來自於300年前起點的聲音,因為現在「人蛇戀」神話的版本似乎對於魯凱族所存在的義意遠遠勝於過去存在於當事家族(拉古都米亞)中的義意… 
  這是一個相當傳統又富於人文教育深遠義意的活動,「打鹿岸原住民人文主題餐廳」及來自大鬼湖的大武部落遺民歡迎有興趣民眾熱情參與! 
  
 敬邀  
  
 各界共襄盛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