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傳說

蚯蚓的皇冠

整 理: 方詩怡
插 畫: 陳建名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戶人家,某日,媽媽叫女兒阿路斯出去扛水,因為媽媽要煮菜煮飯給家人吃,所以就叫阿路斯出去扛水;可是媽媽叫了很久,他就是不去扛,於是媽媽生氣了,女兒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去扛水。

  由於媽媽工作太累、女兒出去扛水也還沒回來,媽媽就利用這段時間坐在女兒的小木椅上休息,當媽媽甫坐在小木椅不久,發覺底部為什麼有東西在動?於是媽媽就把椅子拿開,發現原來是蚯蚓想要從土裡鑽出來,媽媽就用熱湯的水把蚯蚓活活燙死,把蚯蚓丟到旁邊。

  這時阿路斯扛水回來就馬上做到小木椅上,可是她等了很久卻等不到她的蚯蚓朋友出來,於是她把椅子拿開,還找不到蚯蚓,當她要放棄找那隻蚯蚓時,卻發現蚯蚓在牆角邊已經一命嗚呼了,傷心的阿不斯就把手指上的戒指套在蚯蚓身上來紀念它。

  所以,一直到現在我們會看到蚯蚓身上有一圈圈像皇冠的東西,據說是這樣由來的。


巨人傳說

報導人:伍孟哲.史勇龍
整 理:陳美里
插 畫:林英豪

  亙古時代,有一位巨人,他的名字叫唐達福,在我們布農話的意思是『高出山頭』之意。傳說中唐達福是一位非常巨大的人類,他的腿很長,每一步伐是一座山與一座山的距離;手臂一張開可以擁抱整座大山;當他口渴時可以喝掉整條河水,講話的聲音可以傳遍幾個部落。

  據說唐達福的陽具很大,在路上一不小心常常打傷無辜的小動物,所以動物們知道他來了,都趕緊躲開。巨人要回家時,人還沒到家,陽具就先到家了。有一天,巨大的唐達福,從山上打獵回來,他的妻子正在屋裡織布,因為巨人還沒有進門,所以一不小心,便把麻布和巨人的陽具編在一起,過了一會兒,他才覺得有硬硬的東西,才發現原來這是唐達福的『陽具』。

  後來唐達福死了之後,他的身體變成了玉山山脈,他的頭髮變成山上的樹林,他的手腳變成了濁水溪;他的血變成了水,聽說這位巨人唐達福便是布農族卡社群人的祖先。

  你們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請你們去幻想吧!

可怕的黑巫術

整 理:方詩怡
插 畫:林英豪

  在很久很久以前,布農郡社群傳說有一種可怕的巫術,那巫術是專門對付「仇人」的,這種巫術被稱為「黑巫術」。

  黑巫術就是請巫師暗地中跑到仇人家門口,抓一把在門口下的泥土放在葫蘆裡,在把它帶回去,然後把葫蘆中的泥土,倒入鍋裡煮,在由巫師配幾句咒語,詛咒仇人的全家死光光或得瘧疾。

  由於布農族人相信,門口的泥土,是全家人每天踩來踩去的,所以藏有那家人的靈魂,因此族人才會請巫師,挖一把門口下的泥土,把它放入鍋裡煮,這樣可以煮死那一家的靈魂,讓仇人家的家族,全部發病而死亡。這就是可怕的「黑巫術」的傳說,至於用於現代是否有效就不知曉了,因為現在的門口下都是水泥了。

  不過,現今的部落社會基督教處處林立,耶穌早已把黑巫師打敗了。

百步蛇與老鷹之戀

報導人:全財福/新鄉
整 理:麥樹‧比撒日灣
插 畫:陳建名

  傳說在一個深山部落裡,有一位年輕英俊的少年有一天,他上山打獵時,看到一位美麗少女,就被這女孩子給迷住了,美麗的女孩子也喜歡這英俊的少年,但是那位女孩子卻不是他們部落裡的人,或者說,沒有人認識這位女孩子。

  不久,那少年就帶著那少女一起回家,一回到家裡時,少年的父母打量了這位少女,感覺不妥,父母就反對他們做情人,少年的父母就把那少女趕走了,狠心的叫她離開這個部落。

  時間過了好久,少年還是想念那少女;少女也惦記著少年。

  少年整天都在地上一圈又一圈的畫,從早到晚,不停地在地上畫圈又一圈。後來事情就開始發生了,那離開部落的女孩子竟然變成了一條美麗的百步蛇,少年一直想著她於是他選擇趁夜離開部落尋找美麗的情人。

  一路上他傷心難過,累了,就在樹林下睡著了,等他早上起來,就發現他全身上都是羽毛,後來頭也開始長了羽毛,這個少年就變成了一隻老鷹。

  這時候,他們還是一直想念著對方,到最後百步蛇整天都到外面尋找老鷹的蹤跡,而那老鷹也是從天空俯瞰尋找著百步蛇的蹤影。所以據說,老鷹飛翔時,直到現在也好像是在天空畫著一圈又一圈的樣子,只是,百步蛇何時能抬頭看著天空呢?

傳說中的牛奶與蜂蜜流洩之地

報導人:伍登義長老
整 理:麥樹‧比撒日灣
插 畫:陳建名

  在舊約聖經有一則動人的故事,那就是苦難的以色列人,離開當時水深火熱的埃及帝國,度過紅海,再過約旦河,尋找預言中的牛奶與蜂蜜流洩之地,感動了世人的心…。

  布農族也有類似這樣的神話傳說,特別是在中央山脈內的就部落傳說了許久,只是這『牛奶與蜂蜜流洩之地』不再搖遠的耶路撒冷,他就再玉山山脈下八通關大草原上發生的。

  傳說古遠以前,大地下了不眠不夜的雨,說它不眠不夜,是因為這盆大雨沒有休止的時候,從春天下到冬天,甚至玉山山頂白雪暟暟,雨還能下個不停,月亮不忍看了這樣的情形,急忙地去找太陽商量,太陽也無可奈何?

  水快淹到八通關大草原了,許多住在平地的族群據說全部死光了,動物也逐一死亡絕種,但是若能逃到八通關大草原的就會生存下來,因為那是祖靈與天神保佑的天地,足夠讓布農和動物們滋養生息。

  在那裡,動物們彼此會說話,甚至可以和布農溝通,所以布農在那裡不至於食物匱乏。因為如果想吃肉,只要輕聲呼喚,動物就會乖乖跑過來,只要在他身上割一塊肉,就可以保溫幾天,奇妙的是,剛割下的那塊缺肉,在瞬間就會長出來。

  而傳說,那裡的山壁,會流出蜂蜜般的汁液,終年不斷,養育了布農族的下一代;因此,在大洪水中,布農族因此繁延下來,在八通關大草原上,據說有一塊巨岩上記錄了這些故事,但那塊巨岩找不到了。到現在,老人家說:「聽我爸爸的爸爸說……,那裡真是好地方啊!」